一头公牛痛苦地诉说

2020-05-22 08:37:32 来源: 兰州信息港

摘要:一头公牛痛苦地诉说,它的伴侣因为植被的逐渐消失和土地的开发被宰杀了,自己也面临着被宰杀的悲惨命运。为什么?都在公牛悲伤的诉说中。 【一】

对,就是这张脸!我想象中曾经千百次用我的角把这张脸戳得稀烂!
满脸的横肉,一双三角眼,嘴边一颗黑痣!不笑还好,一笑那横肉就一颤一颤的显得狰狞,同时从三角眼里射出索取的寒光!
这张脸长在一个被我的主人唤作张总的人的头上,据说张总就是我身后这些楼盘的主人,一个房地产的老总,我看见总有很多人围着他点头哈腰,他,却正是我的仇人!正是他夺走了我最心爱的青妹妹。
我和青妹妹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儿。我们的主人姓叶,是九曲河畔一个老实巴交的一个农民,别人都叫他老叶头。老叶头主要是靠给人包田为生。我来到老叶家的时候刚刚三岁,随着主人包的田越来越多,老叶头觉得我不够用,可能也是为了缓解我的寂寞,后来又有了青妹妹,青小我一岁,青的到来让我的生活多姿多彩,我才发现我以前吃草干活睡觉这些干巴巴的生活可以过得有滋有味。
怎么也忘不了第一次见面,青拿一双大大的褐色眼睛看着我,眼里流露着无限的温柔,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光滑洁净的角轻轻地碰着我的耳朵,摩擦着我的后背,让我一见就生出爱怜之心,我发誓要像哥哥一样一辈子保护她!于是我们一起在九曲河畔饮水,在河岸上吃草,在河水里游泳,在田埂上追逐,在田间劳作,有时也玩一玩角碰角的耍架,当然最后都是我输了,我怎么会忍心让我的青妹妹那美丽的眼睛里贮满泪水啊!就这样我们相爱了,后来还有了孩子,可惜我和青的两个孩子,被老叶头卖到了邻组,虽然我和青伤心了好些时候,但想到孩子大了迟早要和父母分开,何况在九曲河上还能经常见面,又释然了!
九曲河是一条多么美丽温柔的河啊,河里的水总是那么清澈可人,两岸的水草总是那么丰茂鲜嫩,这弯弯的九曲河围着九曲村来来转了九道大大小小的弯,两岸点缀着一些垂柳,河里游动着一些游鱼,夏天河里开一河的荷花,农闲的时候,这里是我们牛族的乐园,村里的人都喜欢在这里放牛。老叶头常常把我和青妹妹放到这里就忙自己的去了,他知道把我们放在这儿多放心啊,有水有草有心爱的陪在身边,而我们就在这儿饮水、吃草、散步,有时候还能见到我们的儿子,一家人在一起聚聚,听儿子汇报他们的成绩,听得我和青的眼里常常含着激动的泪花。
我们的辛勤劳作给老叶头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收入,小牛儿也给老叶头赚了一笔,在老叶家我们的功劳可不小啊。老叶头也是深深懂得这一点的,他总是让我吃得饱饱的,绝不逼着我干活,农忙的时候还给我们添料,干活前,他常常用那长满茧子的大手在我们的背上抚摸着:“老伙计啊,老伙计,今天上午我要犁完那个四平丘,有差不多三亩呢,你吃饱了吧?”
“哞,哞——”我轻轻地回答他,摆摆我的耳朵。
在田里,老叶头是不拿鞭子的,他就那么吆喝几声,我就知道,这样是要转弯啦,这样是要移行了,这样是要快一点,这样是老叶头要撒泡尿了,这样是老叶头要抽袋烟了……
我就那么不紧不慢地拉着犁啊靶啊,我的心里可高兴着呢,因为不远处青妹妹在陪着我呢,活儿紧的时候,那老叶头的儿子总在我的上下丘拉着她耕地,活儿不紧的时候青就在田埂上吃草,等着替换我,我总是在经过她的时候,对着她咪咪笑,显出不累的样子,而她总要丢给我几个动人的眼眸;走远一点,我又听到她深情地呼唤“哞——”
“哞,哞——”我给她长长的回应,脚下的步子走得更有力了。
就这样,一丘田不知不觉就完工了。
多么美好的日子啊,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有那么可怕的一天!
今天这张深恶痛绝的臭脸把我的思绪又带到了那撕心裂骨的那一天。

【二】

那是一个初夏的上午,太阳暖暖地晒着九曲河,田里的庄稼透出浅浅的鹅黄,渐渐有些垂头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正是我和青妹妹养精蓄锐储存能量的时候,我们要把自己养得肥肥的,以便应付不久的“双抢”。
夏天正是九曲河水草最茂盛的时候,随便吃上一段,就填饱了肚子,平时我们常常吃吃停停,说说话,看看天,挨挨脸,碰碰角,兴致来了也不妨在柳树下亲热一番。
可是那一段时间,我们都不爱说话了,我们常常做的事是吃着吃着就含着一口青草发呆,望着天上的白云,再望着河畔的远处我们的儿子经常出现的地方,又发一阵更长的呆,我们都不说话,因为我们知道那里没有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大儿子在两年前被卖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因为他的主人买了耕田机;而我们的小儿子也在一个月前不见了,他不知道是被卖了还是被杀了,因为他的主人的田地都被房地开发商征收了。长久的发呆后,青就低下头来拿角恨恨地抵着我的角,我知道此刻青的眼里肯定堆积着泪水,我知道此刻我们都泡在同一个悲伤里,任何语言都显得多余,我只会走过去用脸摩挲着青的后背,直到那泪水渐渐隐退。
那一天,我们在一次长长的发呆后,青妹抬头看着天上,天上又有一大团一大团的乌云向太阳游移,我知道我们的心都呆在那片乌云下面了。
“亲爱的,你说老叶头会不会把我们卖给村里的武屠夫?”青看着我,忧心忡忡地说出了我最担心的问题。
“不会的!我们都为我们的主人做过那么多贡献,再说不久就要“双抢”了,我们就要上战场了啊!”我故意用坚定的口气说,其实我的心里也没一点底。因为房地开发商的到来,随着大部分的田地被征收,我们所做的活越来越少,九曲河畔的牛也越来越少,说不定哪一天我们就从九曲河畔消失了。
“你知道吗?这个楼盘建好了,还会要征地收田,这还只是一期工程,还有二期工程啊,到时候叶老头留着我们还有什么用?”青眼睛死死盯着河对面的即将竣工的楼盘,好像要把那些高楼盯塌一样。
这眼神我也见过,就是在老叶头的眼睛里,老叶头自家的田也征收了一大半,靠种田为生的老叶头从来没有这么闲过,一闲下来,老叶头就搬把凳子坐在后门口抽自家做的纸烟,老叶头的家临河而住,住在九曲河的西边,河的东边已经被土地开发商看中正在兴建楼盘,听说河的西边不久也会征收开发。叶老头也总是恨恨地盯着对面的楼盘,又看着站在后院的我们唉声叹气,吐着一个个烟圈,嘴里念叨着:“老伙计啊,老伙计,我们都要失业了哦!”直念得我和青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那些烟圈一个一个从老叶头的嘴里吐出来,又钻进我们的眼睛里,熏得我们的眼睛涨涨的、酸酸的。
“老叶头应该不会那么狠心吧?听说老叶头的父亲叶大爹养过一头牛,后来就老死在叶家,叶大爹把老牛埋在菜园里,现在那里还有一个小土丘呢。”我安慰着青也安慰着自己。
“如果我们可以老死在一起,我也知足了。”青的话差点让我的泪掉下来,老死在一起,像人类一样白头偕老也是我们的心愿啊,可是这能实现吗?
我们长久无语,看看天,太阳已经被那些乌云盖住了,我们的眼里也满是乌云。
“亲爱的,我们私奔吧!”青不再看天,坚定地对我说,那眼神是闪亮的,好像拨开了眼里的那些乌云。
“对,总比在这儿等死强啊!哪怕变成两头野牛!不过,我们还是帮老叶头搞完‘双抢’再说吧!”我为青妹的勇敢激动着,但我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

【三】

于是“私奔”成了我们眼里一条美丽的生命线。
我们似乎放下了压在我们心头的石头,忘记了危机四伏的九曲河,忘记了我们未来的命运就像那脱线的风筝,我们痛痛快快地吃草、饮水,想象着我们的未来,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时,一辆小车从我们的身边飞快开过,我们连忙站在路边躲避那滚滚灰尘。哎,自从开发商来到后,九曲河就打破了原来的那份宁静,河两边车来车往,河东还好些,只是小草蒙上了一些灰尘,而河西那边的路已经变成了水泥路,那些嫩绿的小草被挤得只剩下河沿边上的一线,每天货车、推土机、压路机来来,把刚修的水泥路又压出一条条缝隙,露出一些草色。
我们正用鼻孔呼呼地向外吐气,小车却停下来了,从上面走下一个四十来岁满脸横肉的人,后面还跟着一个点头哈腰的家伙,嘴里唤着“张总张总”的,大概这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开发商,他们围着我们转了几圈就又坐上车绝尘而去,我们疑惑了一会儿,感觉他们的不怀好意,因为私奔的梦幻激动着我们,我们又忘了这点不愉快。青看一看天空的阴云,我们加快了脚步,朝老叶头的那栋旧楼房走去,走得近了,忽然发现老叶头的禾场围了很多人,居然还停着一辆小车,细一看,这不是刚才经过我们身旁的小车吗?他来干什么?来拆迁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拆迁的啊?老叶头的正在兴建的杂物牛栏屋不是还没有建好吗?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去住呢。
想到拆迁,我们不由得放慢脚步,又拿眼在人群中找寻武屠夫,正犹犹豫豫间,老叶头的儿子看见我们就急急地跑上来,直奔青妹那儿,抓住她的缰绳就扯,那么性急那么粗暴,一向温顺的青儿这一次竟有些不服 ,狞在那儿不走,我也预感到什么,站着不朝前迈步,这时老叶头走过来,用手抚摸青的头,拍拍青的角,有些伤感地说:“走,该回家了啊!”青妹和我才慢慢地被牵到后院,老叶头把我们栓在那棵古老的桃树上,又像往常那样开始抽自己的烟卷儿,只是这一次不再看河对面的楼盘,而是全心全意地看着我们,站在黑沉沉的天幕下,我们在老叶头的眼圈里静默着!
屋子里闹哄哄的,是刚才那些站在禾场上的人。我和青妹都不说话,心里七上八下的,尽力想听到刚才院子里的那些人在说些什么,只听到一片噪杂。
最后听到一个声音:“四千五,你不卖我就去下河村买那头黑牯牛。”应该是那个点头哈腰的家伙在说话。
“下河村的黑牯牛是条老口子啦,犁都拉不动了!”是老叶头儿子的声音。
“这样吧,四千八吧,四季发,图个吉利,大家都不要说了!”那个张总的话总透着几丝不容违抗,“小三,你把这牛牵到楼盘售楼处,明天开盘我们清早宰了她。”
“还是当大老板的爽快!那就四千八吧!”老叶头的儿子竟有几分兴奋!
而此时我和青妹在这一段对话中泪水长流,我们读懂了老叶头的烟圈,我们领教了老叶头儿子的心狠,我们痛恨那个满脸横肉的张总,你为什么要来,夺走了我们的土地,还有夺走我们的性命!我们抬头向天长叫:“哞——哞——”
当老叶头的儿子手里拽着一叠红红的票子只奔青儿,我也恨恨地直撞老叶头的儿子,我用角狠狠地向他撞去,可是牛绳把我拉得生疼,我顾不得那么多,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着。老叶头的儿子吓得后退了几步从另一边去扯青妹,青妹也拼命地要和我在一起,脚下像生了根,又有很多人过来了拉青妹,那个张总竟和那个小三一起使劲按着我的两只牛角,他们扭曲着涨红的嘴脸一边使劲一边骂着畜生什么的,那样子让我一辈子都记在心里!
终于,我眼睁睁地看着青妹从我的眼皮下被他们夺走了!青妹回过头来看我,一道闪电照过来,照见青妹满眼的泪水,还有留着鼻血的抽动的鼻孔!
怎么能让他们带走我的青妹啊!我使劲地长鸣,看着越走越远的青妹被他们驱赶着,那响亮鞭子抽打着青的背,也抽打着我的心,我撕扯着,撕扯着,我听到了几声断裂的声响,忽然“蹦”的一声,牛绳竟然断了,我开始狂奔,我要追回我的青妹!

【四】

我一路狂奔,九曲河边的柳树在我身后迅速倒退,稀疏而巨大的雨点砸在我的身上,快了,快了,就快追上了!忽然,一辆小车横在我的前面,横肉坐在车里,把我逼向河边,我气愤地用角去撞车子,车子却纹丝不动,只有横肉的笑声,这时,横肉从车上下来了,一条链子从我身后甩过来牢牢地系住了我的角,我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然后我的鼻子又被牵住了,我知道那是老叶头。
横肉大笑:“搭帮我带了一条狗链子!哈哈!”
雨哗哗地落下来,我睁不开眼睛,我绝望了,瘫倒在九曲河畔的柳树下。
从此,我得了忧郁症,我的魂儿好像随青妹一起走了。
我终日在那棵桃树下呆立着,自从那次狂奔后,我已经失去了去九曲河边吃草散步的自由,我常常被系在那棵古老的桃树下,老叶头割一捆青草放在我的面前,我爱吃不吃地衔几口,任凭自己一天天消瘦!
老叶头经常围着我转来转去,唉声叹气地:“这都是命啦,谁叫你们就是牛呢!”我知道老叶头急了,眼见要搞“双抢”了,我一个劲儿地掉膘,他能不急吗?可我就是不吃!谁叫你把青妹卖给那个横肉,其实我知道老爷头心里对青妹也是舍不得的,但最后不是你用链子捆住了我?还有老叶头的儿子,这个狠心的人,现在他不敢靠近我了,看见我就远远地绕过去,因为我每次看到他依然用脚蹄子在地上狠狠地瞪,把角朝着他的方向撞一撞!
不知哪一天,老叶头想通了,为了让我积蓄能量多长点肉,完成迫在眉睫的“双抢”,他把我牵到九曲河畔,也许他认为把我带到九曲河畔会激起我的食欲吧!

共 850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构思奇妙的小说。作者借助一头公牛的语言和心理活动,深刻地揭示了,由于人们不能够重视对大自然植被的保护,不能科学合理地进行土地开发,更加上在农村的土地被开发商征用盖楼,导致耕地越来越少的严重后果——山清水秀的田园绿地已经消失殆尽,原来驶用老牛耕作的传统更种方法已经被现代化的耕作方式(机械)所取代了。牛儿不仅仅是失去了有青草可以吃、有清水可以饮的自然环境,土地的逐渐减少和机械化的耕作让老牛失去了作用。变成了人们宰杀食肉的唯一用途。公牛的伴侣青牛就是这样被那个开发商买去宰杀了。失去了伴侣的公牛满怀着愤怒和仇恨向人们诉说着自己的及其同伴的悲哀。好在公牛的主人老叶头珍爱着曾经为自己立下汗马功劳的公牛,一直在悉心地爱护着它喂养着它。可是毕竟这种不断地无休止地开发土地,建造大楼的行为仍在日复一日地进行着,公牛的命运也危危可及。作品的最后写那个一脸横肉的开发商张总带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在身边,妖艳的女子大概是想让张总增强自己的男人雄性,诡秘地暗示张总用高价买下这头公牛,不是为了宰杀吃肉,而是看到了这头公牛的牛鞭!想到自己的伴侣已经被宰杀,自己又面临着被杀掉取牛鞭的命运,而且一直很爱惜自己的牛的老叶头也因为张总花了高价而动了心。眼看着将要被卖掉甚至被宰杀取鞭的公牛满腔怒火且无奈心如死灰,望着天边的残阳,血色的阳光里,公牛的泪一滴一滴地落在那如血的残阳的血色里……因为公牛不会忘记自己的伴侣被宰杀的仇恨,它奋力冲去要用自己的角撞击那个开发商张总,作品里有两处说牛疯了,究竟是牛疯了,还是人疯了?蕴含着一种发人深思的意味。小说不仅构思奇妙,而且主题深刻,具有广泛的社会意义。全篇以老牛的命运为行文线索,以老公牛的控诉为感情基调,把人们要说的话都让老公牛说出来,让读者去思考和领悟作品的主题。写小说就要有这种巧妙地思维,就要有这样明锐的目光去发现和选取素材,这样才能写出优秀的作品来。作者的创作思维值得推荐和学习。感谢作者的精心创作,推荐阅读。编辑:苏庸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2270022】
1 楼 文友: 2014-12-26 00:15:4 唉!牛是人类的朋友,是千百年来耕田的动物,这样下去,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下一代只能在书本里或者图画里看见老牛了!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2-26 08:29:10 是啊,我们小时候天天看见的牛,现在成了难得的风景。很多城里的孩子来到乡下,看见了牛都要惊喜地叫出声来!
2 楼 文友: 2014-12-26 08:1 :59 看了你的小说以后,我突然想起已经离开我那曾经很贫穷的故乡四十年了,我的故乡曾经的那些荷塘,沟壑,小溪,河滩,草地是否还在?那池塘、河畔的牛儿是否还有它们的后代在吃草?故乡大运河边的芦苇荡里是否还有嘈杂的鸟叫?河畔的村庄是否还有袅袅的炊烟?也许早已为高楼大厦所代替了吧?但是它永远在我的记忆里!但愿它还在!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楼 文友: 2014-12-26 08:27:09 哇,这么长的编者按,真让我感动。苏老师读懂了老牛、读懂了我稚嫩的文字里的心声!读到了我所要表达的种种!
而且我一看编辑时间,居然是凌晨,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4 楼 文友: 2014-12-26 08:57: 9 作者构思巧妙用牛的语言来表达所见、所思、所想。几十年的社会变迁牛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食,要不了多久我们山不再青水不再绿。让人担悠啊。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2-29 18:0 :41 闲妹总是给我很多支持和鼓励!但愿山清水秀要永远!
5 楼 文友: 2014-12-26 16:49:21 社会进步的足音中总有不如意不和谐的音符。
回复5 楼 文友: 2014-12-29 18:04:42 是啊,感觉我们开发过渡了!土地没有深耕,已经板结了!
6 楼 文友: 2014-12-27 15:59:4 牛,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小时候在农村,故乡的黄牛是贴心的伙伴,任劳任怨地帮我拉车犁地,一年的收成离不开它;长大当兵了,藏地的牦牛是无言的战友,默默不息地陪我行走在风雪线上,高山哨所的供给物资要靠它驮运储存。今天在这里聆听它的诉说,内心有种难言的酸楚。问候宇红。冬安! 爱我,请爱!
回复6 楼 文友: 2014-12-29 18:29: 7 谢谢金锁的赏读和聆听!您的评论写得真感人!
7 楼 文友: 2014-12-27 16:16:16 祝贺雨虹的小说加精!希望再接再厉,争取更多精品!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7 楼 文友: 2014-12-29 18:05:25 都是您的功劳,最近开当地人大会议,不能上网及时回复!宝宝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儿童消化不良腹胀怎么办
糖尿病是怎么引起的
保山白癜风医院
安康白斑疯医院
达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济源治疗白斑病费用
岳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