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痕7

2019-07-14 06:28:19 来源: 兰州信息港

繁星滴落了凡尘,惊了几人好梦,惹得月光将一切快乐都染白,好像你也一样,望着流星,独自落泪,思念某个人。我却是傻傻的,等在这里,等着水蒸气,凝结成黎明的露珠,慢慢的变出个人形。

可否记得你笑着与我,相约一起百年,你若先去,奈何桥上,可否等我几载。不是我留恋尘世,而是让我难以割舍的,是你留下的痕迹。好想说爱你,好像这些有没有必要。下次吧,下次却是背对着老树流泪到天明,问苍天,你是否还在我的梦里。

樱花又开了,那个人却以消逝了,樱花慰藉的,是孤独者伤痕累累的心,还是死去的魂灵,却不是我想的那个人。为何那樱花开的那么像桃花,对树下的人群说着归来吧。为何我不是昔人,让你痴心的等,报复我这些年来的苦楚。

“走了的已经走了,”枕边人脉脉的问,“还要为她流泪到几时?”

阴茎异常勃起的4个因素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云南有治癫痫病医院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