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

2019-07-14 05:05:40 来源: 兰州信息港

饿

作者:冷暖人生

在丰衣足食的今天,以《饿》为标题写短文,可见荒谬与无聊,甚至有人怀疑这是抹黑繁华盛世!然而,现实中的确存着在饥饿的人,也并非一个人。

媒体作为豪门贵族豢养的口舌,他们屁大琐事总能及时与众粉互动,让崇拜者感慨万千。至于草介之民的困苦、很难牵动它的恻隐之心。这只能由弱者拼凑几个文字录于网络以伺读者悯之。仅此而已。

当你匆匆从街上经过,乘车、骑车你不曾留意,而漫步于街市,不经意中,或不只一次的发现,有流浪汉或流浪儿童在垃圾堆里翻找着什么,止步观之却见是寻找吃的,也仅仅寻找吃的东西!

中午下班回来,途经民工子弟小学门前的垃圾箱时,那一幕让人心碎!一个脏兮兮男孩在翻垃圾箱快餐盒,見有人接近,挺不好意思向我茫然一笑:“看什么看,没见过吃东西吗?”一口近乎标准的普通话,我说:“这些都是垃圾不能吃的”,“不能吃有什么办法,去小吃店要饭是要被赶走的,有时还要挨打”,“那你父母呢?”“妈妈不要我了,爸爸上班还赌钱都一个星期没回来了”,目无表情的说着,快速的用手从快餐盒里抓出剩余的米粒,并用舌头舔去那盒壁上的汤渍,还不时的向隔着栅栏学校贪婪地望着,是啊,他渴望着本不富裕民工子弟多剩一些,渴望着倒垃圾的老头再来一趟,他更渴望着回到曾就读过的学校。此刻我心头一震,从兜里摸出两个钢镚递与他,他竟然说:“我才不要呢,我要靠我自己”!转身跑掉了。这倔犟的男孩成了我伤痛的记忆。

另一则是关于一个工友,在快餐摊上吃午饭时,我们很多人都要了七块钱一份的盒饭,独他去了别处买两个馒头、一包咸菜坐在了路牙子上,我喊他过来一起吃,他却很难为情。我们将要起身时,才见他慢慢的凑到桌子前,试探着把其他工友的剩菜搞点,手颤抖着伸了出去,却又颤抖着缩了回来,原来店主此时正收拾桌子,把桌上的餐盒麻利地倒进了垃圾桶,只见他满脸红了起来,悻悻的走了。我看到这情景心里极不舒服。

他,贵州人,个子不高略显清瘦,从与他的几次接触中得知,多病的妻子种着二亩薄田,膝下一双儿女,儿子正读高中,母亲也年逾古稀,生活的压力与负担可想而知。他说每个月都要把工资寄回家,仅仅留点生活费。住五元一天海边用竹篾作墙的茅棚,吃的饭菜,近几月来,工厂似乎效益不好了,老是半天班,工资自然少了些,为了多寄钱回家,没班时去捡废品,也再没敢吃饱过。有时饿着也属正常。听了如此简介,很是心酸,为什么繁华盛世还有不只一个的穷人?也许不会太久,饿,一个很久不用的字眼恐怕正在增加使用率了。

呜呼,富人一掷千金的挥霍,媒体党赞之为“繁荣”,为了活着,也仅仅为了活着而劳碌的草民,则称:为了社会进步与发展必须牺牲一代人的幸福,可见这繁华背后的罪恶!毕竟墨写的是谎言,血铸的是现实!

哈尔滨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癫痫病患者抽搐手术治疗效果怎么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