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小仙军团 第011章 我知道你的秘密

2019-09-26 03:49:22 来源: 兰州信息港

进击的小仙军团 第011章 我知道你的秘密

“你找死!”

愤怒的金野上前就是一脚,想要将牧歌踹翻,却忽然感觉脚下的地面传来震动,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来了一个脸部急刹。

“哟哟,别想不开啊,哈哈。”心情舒畅的牧歌看着四小,笑道,“丫头,你带他们三个回酒店,放心,哥哥会没事的。”

如今的牧歌还真不怕什么牢狱之灾,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一个土遁术轻轻松松的离开,只是,那之后就更加麻烦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使用仙术脱身。

警车上,牧歌面带笑容,与周身的环境一点都不配合。

他是真的开心呐,因他找到了那胎记的主人,没错,就是莫瑶,刚才那一刻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白皙上的胎记与光影中的胎记一模一样。

“接近目标了,嘿嘿。”下一刻,牧歌又叹息,“好吧,得先想办法解决眼下的事情,猥亵罪啊,那可是刑事案件啊,可以判刑了,靠。”

…………

滋滋。

一辆宝马在警察局前急刹停下,秦时欧匆匆下车,身后还跟着一名西装格领、头发用发胶梳的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肌肤白净,带着金丝眼镜,感觉学识很渊博,说话很有信服力。

探望室。

见到牧歌完好无损,秦时欧暗暗送了一口气,竖起大拇指张口骂道;“牧哥哥啊,牛,真牛!我怎么没发现你的内心深处是如此的奔放呢,猥亵?你是没钱吗?天上人间去不起啊?!实在不行你猥亵我啊,我绝对不反抗的!”

“额,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真的是误……好吧,我确实猥亵了。”现在想想牧歌自己都有些想笑,怎么能够真的做出这种荒唐事呢,恩,应该是当时被*的太火大,脑子一热就把节c扔了。

秦时欧摇摇头,他可不是什么认理的人,这种时候不管怎么样,做兄弟的都要挺一挺。

“介绍一下,吴律师,金海第一状。”

书生气十足的吴律师推了推眼镜,轻笑道;“秦总客气了。”说着,他看向牧歌,与之握手道,“吴文昌。”

“牧歌。”

“呵呵,早就听说仙之地产背后有一个神秘老板,今日有幸得见,真是年轻的过分呐。”

“吴律师才不要客气,能在律师行业混的风生水起,着实令人佩服。”

“行行行,你们两个别客套了。”秦时欧打断虚伪的两人,“吴律师,想是法子让我兄弟脱身吧。”

吴律师正了正神色,看着牧歌;“听你刚才的话,你似乎承认了对你猥亵罪的控诉?”

“恩,片场几百双眼睛看着,而我也确实做了。”牧歌大方承认。

“哥啊,你可真是人才呐。”秦时欧满脸担忧。

吴律师皱了皱眉头,不久之后,他缓缓说道;“现如今,只能从侧面突破,法外谈情。”

“谈情?什么意思

进击的小仙军团  第011章 我知道你的秘密

?”

“据我所知,莫小姐是知名的明星,拥有超高的人气以及庞大的粉丝群体,而谁又能保证,这些粉丝中不会出现一两个特别疯狂的呢?”

牧歌理解了他的意思,却觉得有些不靠谱;“你的意思是让我装成她的粉丝?有什么用呢?粉丝就能猥亵明星吗?”

“呵呵,粉丝当然不可以猥亵明星了,只是,一旦你身上有了‘莫瑶疯狂粉丝’的印记,那么你所做的事情给人感觉就是脑残粉做的脑残事,本能上会对你多一些宽容。”

“多一些宽容?”秦时欧皱眉;“这个有什么用?该判刑还是判刑。”

吴律师笑了笑;“秦总,我喜欢钱,但我却也心存一个律师的基本c守,我可以用尽办法减轻惩罚,但在实事求事的前提下,做错了事情,总是要承当相应的代价,不是吗?”

“你……”秦时欧一阵气急,这他妈算哪门子的第一律师啊,靠!

牧歌;“好了好了,吴律师说的没错,这件事我确实做错了,承当结果是理所当然的。”

“其实最好的办法不是打官司,而是私下和解,只要对方肯松手,简单的c作一番之后,只需拘留几天就可以了。”

“和解?做梦!”

门被用力的推开,一个眉宇间与莫瑶十分相似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那个讨厌的金野,这就不用猜了,应该就是那个神乎其技的莫北风。

莫北风满脸倨傲的盯着座位上的牧歌,继而转向一旁的秦时欧以及吴律师,没想到他竟也认识吴律师,有些玩味道;“吴律师,没想到在这儿碰见,咱两挺有缘的嘛。”

“客气了。”

“怎么?这一次想要帮别人打我?”

习惯性的推了推金丝眼镜,吴律师一如既往的轻笑,斯斯文文的;“莫先生这话说的有些不成熟,本人身为律师,无所谓立场,谁找我打官司,我看了并且接了,自然就要尽心尽力,这是身为一个律师的基本c守。”

“好,如果你不怕落名声的话,那就打吧,现场那么多台摄像机,那么多双眼睛,要证据有证据,有人证有人证,你就是再多嘴巴,再巧舌如簧,恐怕也无能为力吧。”年纪轻轻便有了如此成就,且周围有那么多的人整日吹捧,造成了莫北风盛气凌人的姿态。

很是不爽的秦时欧顶道;“你嚣张个p啊,这官司还没打,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呵呵。”莫北风斜了一眼秦时欧,“好,那我们拭目以待。”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莫北风,我知道你的秘密。”

抬起的脚步骤然停止,下一刻,莫北风缓缓的转过身子,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秘密?我有什么秘密啊,笑话。”

“哦,那你为什么转身,干嘛不干脆的离开,呵呵,心里有鬼吧。”牧歌注视着他的目光,那深邃的眼睛,似乎d穿了他的心底,让莫北风有些慌乱。

难道他真的知道?

不可能的!

啪!

莫北风反身一步,双掌重重的压在桌子上,铁青的面容压向牧歌,从牙缝中一字一字的挤出话语;“小子,我一定会让你……非常非常后悔的!”

莫北风越是愤怒,牧歌心中便越发的笃定,懒散的往后靠了靠;“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有些东西可不是你可以碰的。”

“是吗,咱们走着瞧!”莫北风转身,那面孔y沉的可怕――他不可能知道的,他不可能知道的,这个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对,只有我一个人!

想到这里,他再度恢复了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大步离开。

“靠!瞧那*样,看的就火大!”

这时,一旁的吴律师推推眼镜,淡道;“其实还有一种办法,间歇性精神障碍。”

“啊?”

“只要证明牧先生有这种精神问题,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

秦时欧;“额,这样真的行吗?”

“行不行我不知道,但是不是太卑鄙了一点啊。”

“哎呀我的亲哥啊,大庭广众下,猥亵这种c蛋没节c的事情你都干的出来,还他妈的和我说卑鄙?不逗会死啊!”

“额……好啊,那就试试吧。”牧歌抬头,“对了,吴律师,这是不是违背了你的律师c守啊。”

吴律师眨了眨眼睛,迷茫道;“哈?我说什么了吗?”

秦时欧;“……”

牧歌;“……”

ps;来晚了,抱歉哈。

漳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漳州牛皮癣
漳州牛皮癣医院
漳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漳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