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音离殇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04:06 来源: 兰州信息港

离尘谷的桃花从未谢过,繁华似锦,绵延无边际,站在花树间,一阵风吹过,粉红色的花瓣纷飞,空气里是从未有过的干净的味道,是我喜欢的味道。我是释痕,是御雨国的王子,当我再一次踏在这片土地上时,就想起我的亲人,想起他们苍白的脸,绝望的眼神。   “释痕,父王要我娶依紫羽。”剑漠坐在我面前。    “是吗?”我正坐在屋前桃树下的石桌旁陪他品茗。茶香中萦绕着一丝苦涩,那是茶叶原始的味道。桃花正艳,有花瓣洒落在我石桌上,他们轻如尘埃,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   “可你知道的,我不想做王。”剑漠的声音低低的,可是却透着坚决。   我看着坐在我面前有些沮丧的剑漠,以前的他眼神总是那么镇静,不管遇到什么事他总是拍着我的肩说:“释痕有哥呢!”我也安然的在他的保护下整天无所事事,父王也懒得管我,可是现在我眼前的剑漠,他是那么的无助。   御雨国有一个规定,每一代王都必需娶当代杰出的巫师的女儿做王后,也就是说谁娶了这个女子谁就是未来的王。而紫羽的父亲是杰出的巫师,他们家族已经掌握着御雨国几百年的命运,而且巫师家族本就人才稀少,到了这一代更是人才凋零,紫羽是这一代中的传承人。对于这些我向来是不置可否。因为无论是谁都不赞成让一位整天只知道品茶,赏花的王子做王。我只想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  父王召集我们,辉煌的大厅里父王母后的脸色凝重。周围的大臣沉着气,我站在剑漠和影枫的中间。影枫是另一位嫔妃的儿子,自从他的母亲逝世后,父王对他的宠爱仅次于剑漠。   “释痕!”母后见我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你是不是不舒服?”   “哦,没有。谢母后。”我尽力的站好,脸上依旧无动于衷。   “母后,让释痕去休息吧!”剑漠轻轻扯了下我的衣服,示意我稍稍收敛一点。只有他知道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   “剑漠,你不能总是护着他,你看他不是好好的吗?”影枫侧过身来淡淡的说。   “我没事的。” 我附在剑漠耳边轻轻地说。看着皱着眉头的父王,我向剑漠使了个眼色。一直以来我都不是父王疼爱的王子,因为我不喜欢那些琐事。所以父王常说我是一个懒得没救的人,现在更是一脸阴沉的看着我。  “好了,带紫羽进来。”父王等我们安静下来后说。我知道她就是剑漠未来的妻子,转过头去看。紫色的衣服衬出她娇俏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再加上一张清丽脱俗的脸,更是美得无以言喻,她面带微笑优雅的走进来。  “紫羽见过王。”俯下身去,神色恭敬。父王做了个请起的手势,“见过三位王子。”剑漠淡淡的挥手叫她起来。我却发现他的眼神里少了些开始的冷漠。偶然侧过头我看到影枫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我无心关心这些,却看到她看我时浅浅的笑意倾国倾城。  “剑漠好好陪陪紫羽。”  “哦。”仍是淡淡的。之前剑漠应该跟父王说过不想做王,也不想娶一位陌生女子做妻子。可是,现在不管怎样父王还是没有改变主意。  “好了,休息吧!”父王满脸疲惫,这一刻我才发现父王是真的老了。过去驰骋沙场的少年豪气正在他的脸上慢慢消失,时间让他不再年轻。  出了大殿,紫羽默默的跟在我和剑漠的身边,我们都知道从此以后她会住进王宫,等待着有一天和剑漠成亲。这一天的天空特别安静,没有一丝风也没有一丝云彩,桃花依旧开得热闹非凡。我和剑漠走在她身边都有一些局促。从小我们就住在这里,谁也没想过会做王,只是静静的在我们的世界里畅游,从来没有见过紫羽,每一代巫师都住在御雨城的边缘,为御雨城祈福卜卦。他们和家人与世隔绝,只有当巫师的女儿长大成人,或者国家有事需要他们时才会出现。   我依然每天在桃树下品茶、赏花。对于王宫里多了一个人毫无感觉。今夜的星辰很好,静静的镶嵌在天空,黑色的衬托下,它们更加明亮,我用手抚着茶杯,负着手到宫里散步。夜晚的桃树另具一种美,花瓣的幽香传来,让人心旷神怡,我随意在花树间走着。   “释痕。”我一抬头,离裳俏生生的站在面前,雪白的衣服,如墨的云鬓上沾了些夜的雾气。   她是王宫里的一位侍女,可是父王和母后从来不把她当侍女看。母后常拉着她的手说:“离裳,你就像我的女儿。”于是他们就认了离裳做干女儿。可是她的美,她的气质却不是任何一位公主可以相比的。   “离裳,你还没睡?”看到她,我的心里总有一种想要靠近却又不敢的感觉。    “嗯,夜色很好,出来走走。”她微皱着眉头。我静静的陪在她身边,走了很久,直到我们都累了,躺在树下的草地上。   “释痕,我听说剑漠要娶妻子了?”   “嗯”   “她很美?”我侧过头看见她在看着夜空像是在喃喃自语,一时之间忘了回答她。    “释痕,你见过她对吧!”接着她浅浅的笑着,转过头,看着我,那眼神像孩子一样无邪,可是我却看到她眼底的有淡淡的忧伤。   “是的。”她不在说话,沉默着。我在朦胧中睡着了,等到醒来已经是清晨,沁凉的露珠滴在脸颊上,桃花花瓣鲜艳欲滴,离裳已经走了。我起身整理好衣服就向我的屋子走去,空气中的凉意唤醒了我的大脑,薄薄的雾笼罩下一切都那么平静,那么美。  剑漠  从小我就是一位被宠着的王子,我以为我可以选择一切。直到有一天,母后把我找去。   “剑漠,想过娶妻吗?”娶妻?我愣了,是谁?是那个杰出的巫师的女儿吗?我从未见过。看着母后期盼的眼神,我摇了摇头。   “剑漠,难道你不想做王?”母后轻轻地问,语气里抱着一丝希望。   “嗯,我没想过。”   “好吧!”她叹着气,转过身,她的背影一下子显得那么苍老,我坐在桌旁,看着华丽的房间似乎一切都是虚幻的。  父王召见我,穿过迂回的走廊,高贵的宫殿像一只金色的鸟笼,怎么也飞不出去。“剑漠。我要你娶妻。”“可是父王。。。”“别说了,我明白。”他挥挥手,显示着历代帝王的威严,但是他看我的眼神却是一个父亲的慈爱。“剑漠,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逼你的,好吧!我给你时间,你去准备。”他转过身不再看我。我恭敬地退出来。是的,从小他们就不会强迫我做什么。离尘谷的桃花无论在何处都是一样的艳丽。传闻中的依紫羽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在脑中想象着,也许真的是倾国倾城,但是我不想娶她,不想让别人来决定命运,即便她美得无法形容,即便她的气质那么高贵而优雅。   离开也许是逃避。   离尘谷外面的世界,满是喧嚣,这里没有谷里鲜艳的桃花,空气却是自由的,天空没有那么蓝,却可以自由的飞翔。我牵着有些疲倦的马行走在人烟稠密的街道上,散步在有垂柳拂面的河畔,看着各处人家屋顶飘摇的炊烟,远山在呼唤,河面上划船的女子,笑脸如花,在嬉戏打闹,衣角舞动如蝶。这样的美景在离尘谷是不会有的,那些女子个个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眼,似乎她们生来就是这样。所以释痕常说:“那些人就像是从桃树上飘落下来的花瓣,躺在地上死气沉沉的。”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喜欢淡泊才每天只在自己的寝宫喝茶、赏花。现在终于理解了他的寂寞,是的,他的寂寞溶在茶里,写在花瓣上,细细一品,淡淡的苦涩。   马蹄声打破了这里的沉静,几队人在我面前停下,下马,俯身“王子,王和王后请王子回去。”领头的将领语气里很恭敬,又要回去吗?回到那个没有自由,人人都屏声静气的地方去,我犹豫着还是上了马,有的事情是逃不掉的。   回到宫里,“剑漠,我以为你自由了。”释痕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拍着他的肩“释痕,也许在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要面对不想面对的事。”他不再说话,替我沏了一杯茶,那天的夕阳特别落寞,天边云彩的美丽丝绸被夜色一丝一丝的剥离,抽去,剩下纯黑色的天空,黑的没有边际,仿佛可以吞没一切。   父王突然召见,一路上穿过华丽的亭廊,绕过葱绿的树木,中间的那座宫殿在朝阳中显示着它的威严和霸气,父王和母后坐在刻有金龙镶嵌着宝石的椅子上,我们站在一旁一起站着的还有各位大臣,侍女。释痕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我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场合,从小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默默地品茶,赏花自得其乐。他常说:“剑漠,如果我不是王子,也许会快乐些。”是的,这个王子的头衔好重好重,压得他踹不过气来,如果不是王子,就可以过他想过的生活,命运把一切逆转,有许多人羡慕我们的荣华,我们却想要那一份没有的平静和自在,所以释痕总是自己一个人。自从有一天他把所有的侍从都赶走后,父王和母后没有再派一位侍从给他。可是只有离裳,那个平凡的侍女他没有赶走。   “剑漠,你知道吗?离裳她很特别。”他看着空旷的天空飘过的白云轻轻地说。   “哦?”我皱着眉,他从不用这种语气谈论一个人,他应该是很少在背后谈论别人。   “她不像他们,她是有灵魂的。”我看着他的侧脸,上面有我从未在这张脸上见过的神情。  影枫站在一边,他的脸色平静,眼睛看着地上,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父王说:“叫依紫羽进来。”我自然地看着她,华美的紫色外袍,白皙的皮肤,说不上是倾国倾城,却吸引着人的眼睛,气质说不上是高贵优雅,却让人见了自愧不如。父王让我好好陪她。   “早就听说王宫里的桃花很美,尤其是释痕王子品茶的地方。”她微笑着看着我和释痕。   “走吧!我哪里有上好的茶。”释痕做了个请的姿势。影枫笑着离开,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的笑有些不自在。   这里的确很美,石桌,石椅旁边是开得正艳的桃花,花瓣下她的笑容融化了初的陌生。“释痕,离裳呢?”我看着正在沏茶的他。“哦,不知道。”他淡淡的,似乎这是很平常的事。   “离裳是谁啊?”紫羽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侍女而已。”我轻轻的说。   “奇怪,我怎么到现在没看见这里一位侍从?”   “走了。”释痕品着茶随口说出来。“我习惯了一个人。”他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这一刻闪过他眼里的是一位独行者的寂寞。   每天,我们三人都在一起品茶,释痕总是一脸淡淡的,时间就这样悄悄的过去,有时紫羽会微微皱着眉头一句话也不说,那张美丽的脸常常像蒙了一层阴影。   “紫羽,你有心事吗?”在陪她散步时我假装没事的问她。   “没有。”她的声音很轻,像溶进了云里。   “剑漠,释痕一直都这么寂寞吗?”她不经意的一句话敲在我的心上。   “嗯”我皱着眉,释痕是寂寞的,我呢?不知为什么心底涌出的竟是莫名的失落。   父王的寝宫在王城的正中央,金碧辉煌,侍从屏声静气,现在父王应该在休息,我不想打扰。悄悄的站在大厅,侍女端着一只空的药碗走出来,神色惶急。“王子。”低着头,“谁病了?”“是王。”我再也掩不住心中的焦急。父王的身体一向都很好的啊,向里面走去,不顾侍女的呼唤。   描金的锦帐,淡淡的熏香,点着的灯,照亮每个角落,母后在一旁神色黯然,父王躺在床上,侧过头见了我“剑漠,你来了。”声音里少了些平时的威严,这个平时让人不敢直视的男人,现在却躺在床上,那么虚弱。“父王,母后”我行了礼。“起来。”我恭敬的站起来。“剑漠,我知道你不想娶紫羽,可是在所有王子中你有资格做王,把一切交给你,我放心。”我知道父王说的就是我肩上应该背负的责任。“漠儿,父王不想勉强你,不过为整个王城,你应该考虑一下。”父王和母后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把初想要请父王同意不让我娶紫羽的决定放在了一边。我是御雨城的王子,是父王和母后疼爱的王子,我有我的责任。   走出父王的寝宫,脚步那么沉重。“剑漠。”是影枫。“嗯。”我不想说话。“怎么啦?”他可能看出我的神色不对。“没什么。”我还是不想理他。他脸上永远是安静的,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离裳死了。”他轻轻的说出这四个字,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悲戚。我愣了,释痕呢?他这一刻会做什么?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一棵桃花树下,这里是王宫的一个角落。离裳静静的躺在地上,脸色惨白,那身白衣使她看起来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桃花的花瓣飘落在她身上,和她嘴唇的血迹一样艳丽。释痕和其他人一起站在周围,神色悲痛。“释痕。”我拍着他的肩。“哥。”他看着我,眼圈红了。“哭吧!”我拉着他走到一边,他坐着,眼睛直直的,任凭泪水留下来。我默默的陪着他。“释痕。”紫羽递过一张紫色的手帕,带着淡淡的兰草香味,她也静静的坐在我们身边不说话。现在也许只有这样他才会好受一些,我们实在找不到话来安慰他,有的时候失去一个能和自己谈心的人比失去一切都要悲痛,尤其是在寂寞的时候。   影枫   自从母亲去世的那一天我就明白,每个人要想活得很好就必须不居人下。   天空阴沉,乌云下,没有一丝风,桃花纷飞抽离了母亲的灵魂,她躺在床上,看着我,慢慢的眼神失去了光彩。“影枫,我放不下你啊!”这是母亲对我说的一句话,她的手在我的手中变冷,那天的天空压得很低,呜咽声在风中飘散,而父王,她的丈夫却在和另一个女人谈笑赏花。 共 1266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阴茎结核的发病机制你看多少
昆明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市好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